網站首頁

一擔皮籮:九旬侗族老人憶紅軍“小阿哥”

大字 日期:2019-07-01 來源:新華網

  新華社長沙6月30日電 題:一擔皮籮:九旬侗族老人憶紅軍“小阿哥”

  新華社記者黃可欣、張瑞杰、柳王敏

  侗族人楊昌彬今年98歲了。他身材瘦小,穿整潔的藏藍色衣服,除了有些駝背,口齒和思路清晰,跟人握手很有力氣。

  他是湖南通道侗族自治縣流源村村民。他仍然完整記得85年前一擔皮籮與紅軍“小阿哥”的往事。

  這是湖南通道侗族自治縣通道轉兵紀念館外景(6月18日攝)。新華社發(陳澤國 攝)

  皮籮并不是皮做的,而是一種用又薄又細的竹篾打的籮筐,比一般的粗篾籮要精致皮實,以前是湘南百姓的日常用具。一對好皮籮可以用上一輩子,甚至幾代人。

  1934年冬天的一個黃昏,十幾歲的楊昌彬和父親正在家中做飯,突然看見門外有一個受傷的年輕人。

  “老鄉,給我一口吃的吧!”這位年輕人的衣服破得到處是布條,頭上卻仍戴著一頂有五角星的軍帽。楊昌彬和父親明白過來,這是一位紅軍戰士。

  (壯麗70年·奮斗新時代——記者再走長征路·圖文互動)(2)一擔皮籮:九旬侗族老人憶紅軍“小阿哥” 

  這是湖南通道侗族自治縣通道轉兵紀念館內部一角(6月18日攝)。新華社發(陳澤國 攝)

  “你進來吃點吧,我家有飯。”父子倆讓戰士進了門,發現他傷勢嚴重,左小腿被子彈打穿,傷口流膿生蛆。原來,他是在湘江戰役中受傷的紅軍戰士,叫邱顯達,22歲,江西人。

  此前也有紅軍經過流源村。在接觸中,村民們發現這些戰士紀律嚴明,不拿老百姓的東西,不進老百姓家門,只是在路邊、涼亭休息。不假思索地,父子倆決定收留照顧邱顯達。

  找不到醫生,楊昌彬父子就上山給邱顯達采草藥,并且每天給他清洗三次傷口。一次他們采藥時,不小心滾下山坡。兩人受了輕傷。但是第二天,父子倆又忍著疼痛上山采藥。

  人們在湖南通道侗族自治縣通道轉兵紀念館內參觀、拍攝湘江戰役場景(6月18日攝)。新華社發(陳澤國 攝)

  楊昌彬管邱顯達叫“阿哥”。養傷的幾個月里,紅軍阿哥給他講共產黨帶領窮人打土豪分田地的故事。

  過了幾個月,邱顯達的傷痊愈了。楊昌彬說:“阿哥你別走,留下來吧!”邱顯達用傷腿蹬地,跳著說:“你看,我的傷全好了,我得去追上隊伍!感謝你們的救命之恩,我沒什么可報答你們的,給你們織一擔皮籮,留個念想吧。”

  紅軍阿哥的手藝好,打的皮籮又密又牢,像指甲殼一樣光滑。皮籮打好了,阿哥也要走了。楊昌彬依依不舍,邱顯達對楊昌彬父子說:“等革命勝利了,我回來看你們。”

  這是在湖南通道侗族自治縣通道轉兵紀念館內拍攝的皮籮(6月18日攝)。新華社發(陳澤國 攝)

  85年過去,邱顯達一走再無消息,流源村卻已發生許多變化:道路拓寬、學校提質、危房改造、文化扶貧、網絡進村……楊昌彬住的吊腳樓也翻新了。

  人們把皮籮故事編成歌:“門前青山坡連坡,我送紅軍出山窩。我的侗家老阿哥,你的恩情記在我的心窩。我的紅軍小阿哥,你負重傷痛在我心窩……收下這擔小皮籮,看見皮籮就想起我的哥。”

  這擔皮籮隨著時間推移,呈現出好看的深紅色,像上了漆一樣。如今,它靜靜躺在通道轉兵紀念館的展廳里,成為紅軍與百姓深情的見證。

[責任編輯:查馨]

南昌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1、本網轉載文字、圖片等稿件均出于為公眾傳播有益資訊信息并且不以盈利為目的,轉載稿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本網不對其科學性、嚴肅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證。如其他媒體、網絡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須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

2、本網站內凡注明“來源:南昌新聞網”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稿件均屬本網站原創內容,版權均屬“南昌新聞網”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站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本網站原創內容版權歸本網站所有,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本網站只提供參考并不構成任何商業目的及應用建議。已經由本網站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稿件來源:“南昌新聞網”,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3、凡本網站轉載的所有的文章、圖片、音頻、視頻文件等資料的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本網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創文章及圖片等內容無法一一和版權所有人聯系,如果本網所轉載稿件的作者或編輯認為其作品不宜上網供大家瀏覽,或不應無償使用,請及時用電子郵件([email protected])或電話(0791-86865371,0791-86865387)通知本網,本網將迅速采取適當措施,避免給雙方造成不必要的經濟損失。

4、對于已經授權本站獨家使用提供給本站資料的版權所有人的文章、圖片等資料,如需轉載使用,需取得本網站和版權所有人的同意。

< 分享到 設置
+ - 正文字號
广东时时彩开奖直播